中国时间 3:50 2020年6月7日 星期日

中国政协年会开幕,香港国家安全法成为多方幕后较力的议题


中国政协代表在北京人大会堂参加全国政协会议开幕会。(2020年5月21日)

被人们称为中国目前最重要政治事件的两会于周四(5月21日)开幕。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首先开始,全国人大会议周五随后举行。香港问题虽然没有明确被列为会议的一项议程,但多方消息显示,如何在香港推行北京提出的国家安全法将在两会期间成为多方幕后较力的一个议题。

两会被疫情困扰推迟了两个多月,今天在对新冠病毒高度戒备之中开幕。中共希望藉此向世界展示,中国的疫情防控已经取得了基本的胜利。

这次病毒大流行最早爆发于中国武汉,然后蔓延到全世界。目前全球累计确诊患者近500万,死亡32万多人。

预计两会的议程将包括:听取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政府工作报告,确定经济和社会发展目标,审议中国第一部民法典草案,制定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审议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的工作报告等。

香港问题虽然没有明确被列为会议的一项议程,但从去年以来香港所发生的一切把这个被称为具有高度自治的中国城市推至全世界关注的重点。多方消息显示,如何在香港推行北京提出的国家安全法将在两会期间成为多方幕后较力的一个议题。

据最新消息,北京将在两会期间就在香港实施国家安全法提出一个决议草案。南华早报引述一个熟悉香港事务的消息人士的话说,北京已经明白,要等待香港立法会通过这项立法议案根本不可能。香港政界的反对派已经关闭了通过这项议案的窗口。

消息人士说,继续等待已经没有意义。

夏宝龙和骆惠宁将与香港代表沟通

港媒报道说,在北京参加两会的港澳政协委员已经接到通知,说周四晚上7点45分去参加“通报会”,全国政协副主席、港澳办新任主任夏宝龙预计会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与港澳代表进行交流。

据称政协副主席张庆黎也会参加这次通报会。南华早报引用一位收到邀请者的话说,“国家安全问题预计已经列入会议议程,因为在过去几个月里,香港发生了持续的抗议活动。”

根据香港基本法第23条,香港政府要通过国家安全法禁止“叛国、分裂国家和颠覆中央人民政府”等行为。港府曾经在2003年推动相关立法,但在引发了50万人大游行的政治风暴之后被搁置。抗议者认为,这项立法限制他们的权利和自由。

自那以后,港府就一直没有能够再次提出这项议案。但是,2019年港府提出修改引渡条列的议案,给香港社会造成了剧烈的震动,全港爆发了一场持续数月的大规模反政府运动,给国家安全立法增加了新的压力。

北京认为,这个活动背后有外国插手,期间发生了近乎“恐怖主义”的暴力行为。

南华早报引用一位北京官方消息人士的话说,“毫无疑问,北京非常担心香港逐渐成为中国国家安全的一个漏洞。夏宝龙和骆惠宁(新任香港中联办主任)将在今晚预备会之后会见香港人大代表和政协代表,对这个问题的关切将会是今晚谈话的一个主要话题。”

与此同时,一位香港人大代表表示,香港代表将在周四下午3点的集体见面后与骆惠宁会面。

这将是夏宝龙和骆惠宁在两会期间首次会见香港代表。南华早报说,这两名官员看起来在恢复香港稳定方面都有着坚定的决心。

美中在香港问题上的较力

香港也是美中较力的一个重要战场。美国对香港局势一直非常关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三对中国的卫生、军事、台湾、5G等方面的政策提出了严厉批评,并抨击北京损害香港自治,称北京是一个“残酷的”政权。

蓬佩奥还谴责了中共最近抓捕香港民主党创始人李柱铭和媒体企业家黎智英等活动人士的行为。

蓬佩奥说:“这类行动使得人们更难认定香港依然具有独立于大陆的高度自治。”

蓬佩奥表示,“我们在密切关注(香港)那里发生的事情。”

根据美国国会在2019年11月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美国将在本月底对香港的自治地位做出评估,从而决定是否延长给予香港的贸易和投资优惠条件。

香港反对派人士认为,香港如果通过了这个国家安全法就意味着香港自治的终结。他们表示,将尽一切力量阻止这项立法。

去年,香港爆发反送中运动后,泛民派的支持度大升,在上次区议会的选举中赢得压倒性胜利。一般认为,他们将在未来的立法会中占有更多的席位,落实23条立法的机会将更加渺茫。

香港建制派代表将在两会提出议案

香港建制派议员和有建制派背景的智库最近开始寻求其它途径,绕过香港立法会,直接由北京操办完成这一任务。

港区建制派代表在前往北京参加两会之前就公开表示,他们将在会上提出有关国家安全法的立法问题。

香港人大代表陈曼琪律师日前表示,她将在两会期间建议中央政府制定属全国性法律的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法,直接在香港实施。

全国政协常委何柱国上周对媒体表示,他认为香港公众对这项法律不会强烈反对,因为它针对的只是极少数犯有叛国罪、进行颠覆活动的个人或者团体。

何柱国说,如果人们对这个法律不放心的话,可以完全采取美国的国家安全法。他表示,他会在两会上提出这个想法。他认为中央政府不会反对的。

观察人士表示,国家安全法在香港遇阻的主要原因是,香港法律界普遍担心,北京在不断收紧对香港的控制,香港司法制度的运作也频繁受到北京的干涉,包括对香港法官和他们的裁决程序进行公开指责。这种普遍的焦虑使得任何可能进一步扩大北京对香港司法界影响的法律议案都会引起香港公众和议员们的强烈反弹。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